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男子下牙疼却被拔掉上牙 院方-患者也有责任

牙疼了一年的小姜,来到一家口腔医院拔牙。打了麻药,牙拔得差不多了,小姜才惊觉,医生拔掉的是一颗原本健康的牙齿。

更令小姜气愤的是,这家医院从诊断、收费到手术,都错误不断——他坏的牙齿明明是“左下牙”,但在确诊单上,医生却写着“右上牙”;而收费单上,又错写成了“左上牙”,最终导致小姜一颗好的“左上牙”被拔掉了。找到院方讨说法,院方只答应赔偿500元,于是,小姜和家人向法院提起了诉讼。

10月28日,院方负责人向华西都市报记者回应了此事,他认为小姜在错误的确诊书上签了字,因此也有一定责任。

“乌龙”牙医疼的是下牙却拔掉了上牙

26岁的小姜在成都工作,住在姐姐家。一颗紧靠尽头牙的左下牙把小姜折磨了近一年,平日他只是弄点含片“对付对付”。10月27日,小姜终于决定“来个彻底根治”。当天下午1点过,他问姐姐要了300块钱后,来到位于高新区府城大道的拉斐尔口腔医院。

小姜说,在诊疗室里坐下后,“三个看上去比较年轻”的女医生先询问了一下他身上带了多少现金。小姜摸了摸荷包,只有400元。随后,一个医生在没有看照片的情况下,告知小姜,那颗牙齿坏了,需要拔掉。

“因为牙齿疼得伤心”,小姜在接过确诊单后,并没有仔细阅读,便快速地签下字。接着,小姜躺上了手术台。一个医生打了麻药,拿出钳子,在他嘴里拔了几分钟后,小姜突然“觉得不对劲”,起身对着镜子一看,才发现医生正在拔一个好的牙齿。

“你怎么拔的是上牙啊?”小姜叫唤起来。

“写的是上牙啊。”医生拿出确诊单说。

小姜连忙拿过单子一看,单子上写着:拔除“右上牙”。

当时,手术已经进行过半,“那颗好牙齿悬吊吊的,几乎就快掉了”。无奈,小姜只好让医生拔了那颗“原本健康的牙齿”。协商未果

医院愿赔500元患者不满意

拔错了牙,小姜气愤地走向收银台,一张清单打出:综合收费10元、口内治疗198元、麻药费120元,共计328元。一番抱怨后,他还是照着清单,付了费,便急匆匆回家了。

小姜的姐姐姜红娟(化名)称,之前常听小姜说下牙疼,那天他去医院拔牙后回到家,含着棉花,捂着嘴巴,一见面就嘟囔:“牙齿拔错了,这会是上下牙都疼。”

得知情况后,姜红娟带着小姜赶回医院讨要说法。一位自称经理的男子接待了他们,提出院方愿意赔偿500元。但姜红娟不满意,认为院方非但没有治疗好小姜的牙病,还拔掉了健康的牙齿,是“重大差错”。此外,院方没有事先拍片,“怎么判定牙齿就该拔掉?就算患者钱没带够,也应该把检查做好,哪怕下一次再拔牙也行。”姜红娟说,为小姜拔牙的医生不够专业,她还怀疑该医生是否取得了行医资质。

由于医患双方不能达成和解,10月28日上午,姜红娟向成都高新区法院提起了诉讼。

院方回应确诊书签了字患者自己有责任

10月28日,院方负责人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小姜在确诊书上签了字,因此他也有责任。院方出于精神慰藉,表示愿意赔付500元,但患者不接受。“目前,既然已经走了法律程序,医院将尊重法院的判决。”

在该医院为小姜出具的治疗方案上,华西都市报记者在“主诉”一栏看到,手写着:拔除“右上8”,而小姜被拔掉的牙齿,却是左手方向的上牙。对此,院方负责人称:“在口腔领域,分辨左右是以镜中像为准的。”而当记者指出,小姜的收费单上却写着“左上8”时,该负责人停顿了几秒后称:“也许是打错了。”

对于没有为小姜拍片的情况,该负责人说:“这是因为小姜所携带的现金不够支付照片及洁牙费。”

当记者提出查看医生资质时,该负责人拒绝了,称“只会向法院提供”。该负责人称,这所拉斐尔口腔医院已经投入运营五六年。华西都市报记者毛玉婷摄影吴小川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